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外财税动态 > 正文

马来西亚:原产业部将调整棕油业多种税务


  录入时间:2021-02-23

  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为了让棕油业更具竞争力,马来西亚种植及原产业部认为目前是时候做出检讨与调整,因此今年放眼著手研究棕油业的税务检讨计划。

  马种植及原产业部副部长拿督斯里黄日昇指出,马来西亚的棕油业有多种税务,即中央政府层面征收的出口税、附加税、面向大园主且特定条件下征收的暴利税,另外东马两州征收的销售税。

  有鉴于此,黄日昇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如今已是时候做出检讨,一旦完成报告以后,将会提呈至内阁讨论。

  对于种植及原产业部向大园主征收的暴利税引起不满;黄日昇则解释,暴利税是原棕油每公吨价格达2500令吉(东马为3000令吉)或以上时,政府向种植规模达100英亩以上园主征收的一项税务。

  他说,种植规模在100英亩以下的小园主则不需要缴付暴利税。

  此外,他也提到,种植及原产部也在探讨向财政部争取将原棕油暴利税的税收,用于回馈油棕业者与协助业者发展。

  他说,该部向来通过马来西亚棕油局积极发展与研究生产更高素质与高产量的原株,以提升马来西亚的棕油产量,这些研发工作,需要投入人力、时间与金钱。

  “因此,部门将建议,所得的原棕油暴利税用于发展种植棕油相关的科技,以回馈棕油业。”

  他直言,执行多年的暴利税引起棕油业者不满的主因在于,他们认为政府在棕油价格高时征收这项暴利税税务以用来津贴其他领域,而棕油价格走低时,政府更应该要有一套针对性的扶持对策。

  另一方面,黄日昇不讳言,尽管目前国际价钱飙升,但是马来西亚目前的棕油产量低迷有数个因素造成,一是目前并非收成旺季、二是过去近两年价格低迷时期,部分园主因收入问题疏于施肥,影响今年的收成;三是新冠肺炎疫情时期,外劳短缺造成砍果员工人手不足,影响了油棕果的收割。

  他说,棕油价格过于波动的话,对小园主的冲击特别大,因马来西亚的棕油种植业小园主当中,大部分是月入千馀令吉的低收入群(B40)。

  “2年前的棕油价格走势一度长期低迷,影响他们(小园主)购买肥料施肥,导致生产量受到影响,因此在价钱走高时,他们的收成却不够理想。”

  为了稳定棕油价格,政府也做出了几项努力,包括:寻找更多国际新市场、加强推广B20生物柴油推动计划,即棕油成份占20%的生物柴油普及化,并继续研发升级至B30生物柴油,以期稳定价格。

  库存减需求增棕油价逼近4000令吉

  尽管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下,国际原棕油价格近几个月逆流而上,目前已飙升每公吨约3700至4000令吉的价格,惟马来西亚却面对棕油库存量的问题。

  种植及原产业部副部长拿督斯里黄日昇指出,当下价格飙升有几个因素,其一是库存量少与需求高、其二是使用棕油成分制造的个人卫生与健康产品需求量增,另一个因素则为马来西亚与主要购买国的关系修复关系等都有一定的影响。

  他说,马来西亚在2020下半年豁免棕油出口税,因此吸引印度、中国及巴基斯坦等棕油消费国购买,尤其是恢复关系的印度在刚过去的下半年大量采购。

  他说,印度在2020年1月8日曾以“限制精炼棕油进口”的理由,抑制了马来西亚精炼棕油的进口,随后在国盟新政府上台后,关系缓和,这个主要市场再度重新开放。

  黄日昇引述数据称,在2020年1月至5月,印度仅进口14万9104吨的马来西亚棕油,但在双方局势缓和下来后,印度解除了限制令及为了增加原棕油库存,大量购买马来西亚棕油。

  “因此,在2020年下半年的6至12月进口了183万吨马来西亚棕油,比上半年增加了12倍。”

  纵然如此,他提到,因受2020年初限制进口精炼棕油冲击影响,与2019年同时期相比,马来西亚在2020年对印度的棕油出口量仍下降了52.2%。

  在2020年1月至10月期间,马来西亚对印度的原棕油出口量为197万吨,总值为51亿5000万令吉。

  (注:1令吉≈1.6元人民币)


相关链接